上市改革諮詢接近尾聲

2016年8月份,香港證監及港交所聯合發表諮詢文件,建議把自2000年實年了多年的上市批准架構,進行改革。建議在現時由港交所主導的20人上市委員會上面,加上一個上市監管委員會及再上面加一個上市政策委員會。上市監管委員會及上市政策委員會成員由港交所及證監外派一半委員,但主席則由證監委任。上市公司協會首先反對,認為現時上市審批架構進行大型改革是不恰當,實際上是證監奪權,奪回2000年爭取不到的上市審批話事權。證券業大部份業內人士都反對建議改革,認為改革只是增加證監的話事權。如果證監掌握上市審核權,香港股市上市機制,會由一個披露為主導的上市機制,改為一個由監管主導的審批機制,不利香港股市的發展。由於業界激烈反對,諮詢時間亦因而延長到11月底。 證監行政總裁歐達禮表示事在必行,他的上司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教授也公開表示支持歐達禮。相信業界反對聲音將不會受到重視,現在上市委員會上面會加上一個上市監查委員會及一個上市政策委員會。現時上市委員會的職能將會限於上市前及上市後的審批,其職能將會受到限制,將來任何法規或政策上的事宜都由會新成立的兩個委員會負責。 業界將需要接受的事實,反而筆者認為將來新成立的兩個委員會,必須面對現時上市制度下幾個嚴肅問題。首先,上市公司造假帳的問題;第二,公司上市後不尋常的升幅,造市問題;第三,財技高手把同一個業務,不停的重複上市,達成啤殼的目標;第四,同股不同權的問題,香港是不是需要改變立場,以維持競爭力。 上市公司造假帳並不是新問題,中國、香港、日本、美國及歐洲都有同樣問題。大到連最大的跨國企業:日本東芝及德國大眾汽車都有造假。香港上市公司也不例外,過去幾年都有不少企業被沽空機構狙擊。最近新聞報導香港證監對歐資大行,進行調查,有關新股上市時,公司業績造假的問題。相關公司是中國森林及中金再生,兩間公司都被沽空機構狙擊,揭發帳目造假。其實如果上市委員會有盡職,審查其帳目,必然會發覺造假的公司,其業績一定是好到不可以置信。筆者認為上市委員會把關最重要,一定要對申請上市公司的業務有一定的理解才能勝任把關的任務。筆者認為怎樣加強把關的職能,才是急需的改革,而不是增加幾多個委員會。 第二個問題是一些新上市公司,股價不合理的上升。2016年4月上市的聯旺(8217)是最出名的例子,是過去四年來全球新上市股份升幅最大的股票。不要忘記2015年新股上市的集成(1027),也升了50倍。過去兩年香港升幅最大股票是百靈達(2326),從低位升了150倍。這些公司其盈利絕對不可以支持股價,和基本因素完全脫節。市場莊家活動頻繁,但絕少人被起訴。監管當局,應該從造市方向進行調查,及廢除創業板全包銷機制,以減少人為造市的情況。 第三是財技高手把同一個業務,重複上市,達到啤殼的目的。例如澳科(2300)在2007年前大股東把煙草包裝業務注入,賣殼後,在2009年買回該業務。再在2011年把同一業務再注入詩天(1008),再改名為貴聯控股。其中最離譜的是同一業務三度上市,泰邦集團(8327),2000年的金力集團(8038),及今年上市的創新電子(8346)都用同一業務達到上市目的。一個業務可以不停的啤殼,可以說是香港上市的奇芭。監管當局應該禁止這無良的行為,阻止財技專家混水摸魚。 第四是十分具爭議性的同股不同權的問題,在2014年阿里巴巴試探在香港上市,最主要條件是要批准同股不同權的不公平機制。香港當時不接受對小股東不公平的機制,而拒絕了阿里巴巴上市。結果大家都知道,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每天成交額達到600億元。金融界都感嘆失去了做大生意的機會。馬雲最近表示,他旗下的螞蟻金服計劃上市,但先決條件是要接受對小股東不公平的同股不同權機制。在美國及新加坡明搶香港的生意情況下,到底香港要潔身自愛,孤芳自賞,還是要同流合污?為了搶生意,香港是否要放棄自己的道德高位? Raging Bull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

美國大選 敏感股逐隻睇

民主黨Hillary Clinton較大機會在大選勝出,假如Clinton勝出,中短期有助延續現時Obama政府的經濟政策和方針,有利美元、股市走強;當然假如Trump爆冷勝出,更會刺激資金避險潮,金價有更大的上升空間……

細價股翻生 下一隻喪升股係?

細價股市況比指數更牛,每日20大升幅榜均錄得雙位數字升幅,第一名更經常出現50%以上暴升,惟暫時急升股份仍以低殘而且質地不佳為主,升勢一日起兩日止,短炒這類股份對整體投資回報並沒有太大的幫助,但對於一眾莊家來說,看見市場多了…

香港競爭力下跌

最近多個國際組織發表多份評級,香港在國際競爭力都有所下跌。首先是按一份國際報告,香港在國際經濟體的競爭力下跌兩位,跌至第九位。另一份報告是國際金融中心的評級,倫敦第一,紐約第二,新加坡僅勝香港排第三,而香港則排第四。這不是第一次香港的競爭力,或金融中心地位下跌。去年按中國一份報告,對中國主要城市競爭力的評級,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都排第一,可是2015年深圳已經超過香港成為中國最具競爭力的城市。 對一直自大的香港人來說,最近國際報告是當頭棒喝。在回歸前香港整體經濟是中國的25%,可以說是舉足輕重。但到最近香港本地經濟規模,佔中國整體經濟還不到3%。不但止,深圳市的生產總值在2016年已經高過香港。為什麼回歸19年,香港相對內地,尤其是深圳,一直退步。不單止香港高官,經濟學家,一般市民都想知道其落後的理由。最近週末去深圳了解一下深圳實況,希望能了解真相。 在1997年回歸時代,深圳的人口還少過香港,整體經濟遠遠比不上香港。深圳股市比起上海沒有競爭力,一些大型國企都在上海上市。在深圳上市的都是一些三四線股,深圳成交淡靜,那時有人認為深圳股市若不和香港合併,一定會消滅。當時深圳交易所主動和香港交易所聯絡,希望能達成某方面的合併或者合作,以免被上海吞併或淘汰。當時深圳經濟也走下坡,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已經被其他地區追上,也沒有什麼特別及優勢。當時深圳向香港提出,希望香港投資高新科技特區,幫助深圳發展新經濟。但當時香港政府對深圳提出的經濟合作反應冷淡,結果只達成了一個協議。就是香港大學醫學院在深圳成立醫院,在深圳成立一個香港管理的醫院。香港在深圳唯一的投資卻是一場災難,香港大學投資了三億元興建醫院,第一年就虧了一億元,連年嚴重虧損,而且還看不到扭虧轉盈的一日。 近20年來深圳發展一日千里,人口從約6百萬大幅增加至1780萬元,深圳基本上把城市規模加大兩倍,若不多是19年內建立了兩個香港。單有人口是沒有用,一定要有工商業提供幾百萬個職位才能從全國吸引到人材來深圳定居。深圳從貿易,運輸及港口,發展高新科技及製造業。互聯網產業為深圳帶來深遠貢獻,騰訊,百度,阿里巴巴等在深圳都有重大投資。在通訊方面華為及中興是行業的表表者,是世界級領導者。再加上平安保險在深圳發展互聯網金融,令到深圳成為互聯金融產業的領導者。在十多年內,深圳已經是幾間世界級企業的總部。深圳股市近年已經發展成為,中國創新產業及科技股的首要股市,成交量多過香港幾倍。 為了容納人口增加,及產業的發展。深圳政府過去十幾年投資了超過兩萬億元基建。興建了16條地鐵線,幾十線高速公路,及為近一千萬人興建住宅。本來深圳市區只是南部的羅湖,福田,蛇口,及鹽田等。山區以北完全未發展,最近十年主力發展北部的寶安,龍華,坪山等區。興建工業區讓居民找到工作,興建地鐵及公路令到居民可以上班,最後要興建住宅讓市民安居。當然配套設施例如學校,醫院,公園等也不可缺。 作為一個香港市民不禁問,為什麼深圳政府工作效率遠高過香港,在十幾年內興建了兩個香港,為一千萬人安居。而香港到今仍然沒有辦法解決三十萬個公屋輪候的居所。深圳的南山區現已經成為深圳金融中心,人均產值已經超過香港。在基建及住房方面,真希望香港有深圳的效率。香港市民自己認為香港優勢,已經漸漸失去。如果香港仍然只知走着舊路,恐怕很快就會被邊緣化。 Raging Bull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

股市如過山車

最近談到股市很難預測,忽然火熱,但一轉眼間,又可以冰封。今年夏天港股的走勢可以用冰火兩重天來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