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改革諮詢接近尾聲

2016年8月份,香港證監及港交所聯合發表諮詢文件,建議把自2000年實年了多年的上市批准架構,進行改革。建議在現時由港交所主導的20人上市委員會上面,加上一個上市監管委員會及再上面加一個上市政策委員會。上市監管委員會及上市政策委員會成員由港交所及證監外派一半委員,但主席則由證監委任。上市公司協會首先反對,認為現時上市審批架構進行大型改革是不恰當,實際上是證監奪權,奪回2000年爭取不到的上市審批話事權。證券業大部份業內人士都反對建議改革,認為改革只是增加證監的話事權。如果證監掌握上市審核權,香港股市上市機制,會由一個披露為主導的上市機制,改為一個由監管主導的審批機制,不利香港股市的發展。由於業界激烈反對,諮詢時間亦因而延長到11月底。 證監行政總裁歐達禮表示事在必行,他的上司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教授也公開表示支持歐達禮。相信業界反對聲音將不會受到重視,現在上市委員會上面會加上一個上市監查委員會及一個上市政策委員會。現時上市委員會的職能將會限於上市前及上市後的審批,其職能將會受到限制,將來任何法規或政策上的事宜都由會新成立的兩個委員會負責。 業界將需要接受的事實,反而筆者認為將來新成立的兩個委員會,必須面對現時上市制度下幾個嚴肅問題。首先,上市公司造假帳的問題;第二,公司上市後不尋常的升幅,造市問題;第三,財技高手把同一個業務,不停的重複上市,達成啤殼的目標;第四,同股不同權的問題,香港是不是需要改變立場,以維持競爭力。 上市公司造假帳並不是新問題,中國、香港、日本、美國及歐洲都有同樣問題。大到連最大的跨國企業:日本東芝及德國大眾汽車都有造假。香港上市公司也不例外,過去幾年都有不少企業被沽空機構狙擊。最近新聞報導香港證監對歐資大行,進行調查,有關新股上市時,公司業績造假的問題。相關公司是中國森林及中金再生,兩間公司都被沽空機構狙擊,揭發帳目造假。其實如果上市委員會有盡職,審查其帳目,必然會發覺造假的公司,其業績一定是好到不可以置信。筆者認為上市委員會把關最重要,一定要對申請上市公司的業務有一定的理解才能勝任把關的任務。筆者認為怎樣加強把關的職能,才是急需的改革,而不是增加幾多個委員會。 第二個問題是一些新上市公司,股價不合理的上升。2016年4月上市的聯旺(8217)是最出名的例子,是過去四年來全球新上市股份升幅最大的股票。不要忘記2015年新股上市的集成(1027),也升了50倍。過去兩年香港升幅最大股票是百靈達(2326),從低位升了150倍。這些公司其盈利絕對不可以支持股價,和基本因素完全脫節。市場莊家活動頻繁,但絕少人被起訴。監管當局,應該從造市方向進行調查,及廢除創業板全包銷機制,以減少人為造市的情況。 第三是財技高手把同一個業務,重複上市,達到啤殼的目的。例如澳科(2300)在2007年前大股東把煙草包裝業務注入,賣殼後,在2009年買回該業務。再在2011年把同一業務再注入詩天(1008),再改名為貴聯控股。其中最離譜的是同一業務三度上市,泰邦集團(8327),2000年的金力集團(8038),及今年上市的創新電子(8346)都用同一業務達到上市目的。一個業務可以不停的啤殼,可以說是香港上市的奇芭。監管當局應該禁止這無良的行為,阻止財技專家混水摸魚。 第四是十分具爭議性的同股不同權的問題,在2014年阿里巴巴試探在香港上市,最主要條件是要批准同股不同權的不公平機制。香港當時不接受對小股東不公平的機制,而拒絕了阿里巴巴上市。結果大家都知道,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每天成交額達到600億元。金融界都感嘆失去了做大生意的機會。馬雲最近表示,他旗下的螞蟻金服計劃上市,但先決條件是要接受對小股東不公平的同股不同權機制。在美國及新加坡明搶香港的生意情況下,到底香港要潔身自愛,孤芳自賞,還是要同流合污?為了搶生意,香港是否要放棄自己的道德高位? Raging Bull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