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英房屋政策如何助年輕人「上車」  

假如特區政府大多闊斧在樓價上提供貸款和津貼,不但讓年輕用家能選擇一些新型居屋和二手樓上車,這有助調節樓市的供求。他們不需要拿著100萬的首期,硬要購入300多萬的上車盤,同時也可以善用強積金組合,靈活調配資金,慢慢選定用作自住的居所,政府也能達到防止樓宇炒賣的功效。​

又係「當撈侵」惹禍?咪當大家係老襯!

我地翻開上市公司年報,管理層最鍾意講今年環球經濟經濟放緩云云,下刪三千字。通常,口痕友都會揾到位入,質疑這些公司沒有檢視自己的營業策略,卻亂找藉口,甚麼都扣上宏觀經濟。但大家多數都會收貨,因為「基本因素」呀嘛,今年上半年,大家都係得過坐字,生意靜過鬼,明嘅明嘅。我地行多幾個街口,各國央行官僚就無限放大近期 Donald Trump 當選美國總統,搞亂世界。最新例子就係金管局表示因為阿侵做咗新辦事人,震散債市,令外匯基金債券投票收益下跌。呢啲就係「微觀商業撈亂宏觀經濟、宏觀商業撈亂微觀經濟」,唔識就嚇死,識就笑死。 債市危機湧現唔係新鮮事,要追究上嚟,真係可以將時鐘撥番去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簡而言之,有兩個point:第一,債市一早就已經被扭曲,成為各國央行放水交數、人人避險入市的逃生門。第二,全球低增長的基本局面沒有改變,反而惡化。 金管局將焦點放喺美債,其實錯唔哂,原因?四個字:聯繫匯率。但恐怕美國國內的情緒或者某人當選總統對美債的影響,應該仲細過其他因素。何解呢? 以前放水救經濟,就真係開printer 狂印。十幾年前,就係央行直接影響銀行隔夜借貸利率,再間接影響市場利率,不過呢一招好快就被人睇穿。 宜家最新的放水模式,就係央行入市買公債、買大企業債、又要買埋ETF 入市,目的係要大包圍,營造財資需求殷切的景氣,鼓勵銀行降低借貸息率,加大向私人部門放款,振興經濟。喺日本,佢地叫做QQE,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easing,因為另一個政策目標係間接穩定(aka推低) 日圓匯率,吸引國外資金回流。不過,日圓升勢壓力極大,日央行如意算盤已經打唔響了。 大西洋另一邊,歐洲方面要求比較特別,例如:歐洲央行唔可以持有某國已發行的公債總發行量的三分之一,買債規模又要符合該國的經濟規模。 結果市面上某啲公債,例如:德債,係比人搶貴哂,價格同債息成反比,所以債息跌至零,甚至穿零,進入負利率時代。某啲公債,送比你都無人要,歐洲南北分裂更加白熱化。 如是者,債市回報低係理所當然。不過回報低都唔係大問題,最大問題係央行聯同各地游資海量入市,隻船就會愈開愈慢,突然有一日,有人大量拋售債券,價格急跌,爆煲,債息抽高夾死債仔。管理龐大債券資產的央行就double loss 了。...

「女王退役」與「劏位9變10」的背後的兩個意義

泰國飛國泰,國泰飛泰國。國泰航空近年屢成新聞焦點,先是「管理不善」,又有對沖油價輸突。本來「空中女王」747-400 自國泰機隊退役是人人稱頌的good story,殊不知一單「經濟倉劏位9變10」,國泰又被輿論批評為「賺到盡」。觀乎國泰近年營運狀況,加上近期機種退役與劏位,喺香港的context,背後有兩個意義: 一,「洋行做番老本行」,百足咁多爪,diversification 也。 二,香港的獨特地理優勢與環球角色 01博客李聲揚撰文 (下稱「李文」),解釋傳統航空公司經營日益困難,又點破了「賺到盡」與「乘客評價」的迷思。生意難做,航空公司一係開源,一係節流。適逢「女王退役」,航空市場研究顧問Centre For Aviation (CAPA) 發文,指出近年航空公司業務佔國泰的整體利潤比重從2009年的87.9%,下跌至2015年的59.5%。參考單喺2016年上半年成績,航空公司除稅後虧損達7億,來自附屬及聯屬公司的溢利貢獻則有11億。 國泰的附屬及聯屬公司是甚麼? 例如承辦DHL速遞的華民航空、佔香港航膳市場達66.4%的國泰空廚、國泰空運貨站、地勤公司等等。此外,國泰持有國航兩成股份,又有「國貨航」公司。過去幾年,這些副業佔整體利潤40%,今年上半年更是「一個救全家」。好多人都有一個誤解,以為747從此絕跡國泰。實情是,國泰逐漸引入了更慳油的747-8全貨機,承擔貨運業務,退役的只是為人熟悉的747-400。747系「成也肥大,敗也肥大」,舊款機因為大,全貨機載貨量超過100噸,令業界客運貨運能力大增,隨之而來的問題卻是食油。新款747則保留鵝頭機型,在用料及消耗燃油方面有不少改善。客運業務載一個蝕一個,喺廉航、新航、「中東三寶」、新興的HX香港航空以及UO香港快運夾擊下,市場研究顧問CAPA認為國泰要朝向收入多元化的目標,才能維持競爭力。 講起香港航空,大家都會喺地鐵站見到HX 開拓紐西蘭航點的廣告。市場研究顧問CAPA也引述了一份紐西蘭政府的報告,說明國泰一直以來享有的政策優勢受到動搖。一直以來,香港至奧克蘭線只有國泰及紐西蘭航空組成聯盟 (下稱CX-NZ)營運,並且在北半球冬季的旅遊高峰月份加強班次。2014年,兩間航空公司申請延續策略協議,市場研究顧問CAPA引述政府報告,認為更緊密的航空連接效益不一定單靠CX-NZ反映出來。而最新續期的協議是2019年到期,而非原訂的2021年。國泰多年來的政策優勢,慢慢受到動搖。隨著香港航空開通奧克蘭線及其他不受航權協議限制的航點,國泰的市場份額將會受到進一步考驗。 所以喺目前大環境下,環球運力過盛、中國內地以及香港遊客出行意慾大增、國有航空公司無做油價對沖但勝在財雄勢大、行業自由化,國泰要生存就要將收入多元化同埋節流。國泰做到「百足咁多爪」,由地勤飛機餐做到自家貨站,又利用國有航空公司的特殊優勢,調整收入與利潤。「女王退役」,就係善用機種特色,例如用新747系主力做貨運,777 作長途客運,再引入慳油新機例如A350,維持國泰在長途市場的競爭力。「劏位」意義,則不言而喻了。...

香港競爭力是一個道德問題

香港在全球金融市場的競爭力,成為最近熱門話題。按最近一份國際評級報告,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地位排第四,在新加坡之後。報告出現,引起金融界人士的廣泛關注。香港有祖國作為後盾,金融市場有先天有利條件,金融中心地位沒有理由還要排在新加坡之後。另一個熱門話題就是證監處和港交所對新股上市審批過程,改革上市委員的諮詢文件。在現有上市委員會上面,增加一個上市監查委員會,及一個上市政策委員會。證監表示,新安排會更加有利香港新股上市。 但是金融業界大部份都持相反意見,反對陣營是由上市公司商會領導,最早發表反對意見。之後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及多個業界商會都表示反對,認為證監應該收回建議。因為新建議對整個新股上市程序只有負面影響,而沒有實質好處。但證監處似乎不為所動,堅持不撤回建議,反而是勢在必行。 上市公司協會前主席羅嘉瑞醫生是第一位表態反對的市場人士。他認為改革上市審批程序及架構,只會把大部份決策權放在證監手上。如果由一個監管機構來決定上市審批,只會着重監管,而忽視市場發展,不利香港金融市場發展。他再舉一些當他做創業板主席時期的發展,2000年羅先生大力招攬內地的科網先進企業,例如新浪網,網易,搜孤等來香港創業板上市。中國的法例是不容許外資擁有內地網站的實際股權,當時只能夠安排利益擁有權來控制這類內地網站。即是海外上市公司擁有該網站的利潤,利潤擁有實體,但不持有股份。這種安排不能滿足當時香港證監處保障投資者的要求,因此香港失去了這第一批內地科網股在香港上市的機會。香港之失,成為美國之得。美國納斯達克市場向這些科網股招手,歡迎他們在美國上市,接受一個不完美的利益實體上市安排,而美國成為中國科網股上市市場。再過14年,內地最大的電商網站阿里巴巴想在香港上市。這次的障礙物是同股不同權,馬雲要求香港給阿里巴巴管理層控制權,而大眾股民只有擁有分紅利的股份。阿里巴巴在香港攪了幾個月,香港證監始終不肯開綠燈,最後走了去美國上市。 事實上過去十幾年香港是有很大機會成為中國科網股上市的中心,但是因為監管問題,而失去了機會。業界面對的問題,是到底這個決定是否對? 最近應獅子山會邀請,參加了討論上市改革的研討會。我為三位講者之一,其他兩位是獨立股評人孫柏文,及有股壇長毛之稱的韋伯David Webb。本人是反對改革上市審批程序,其他兩立是支持證監提出的改革。 支持改革的兩位講者表示,證監應保障投資者,對上市公司有更嚴格的審批條件。上市公司質素高,上市公司就能以較高市盈率上市,集資更多。我反駁這是與事實不符的言論,不錯新加坡上市公司的市盈率低於香港。但是內地和美國上市公司的市盈率都遠高過香港,美國標普市盈率有19倍,納斯達克的市盈率達到22倍。內地科網股市盈率更加是天文數字,一般都有50倍,個別情況高達100倍。因此認為香港把關造得好,就會令到更多優質公司上市,這是香港優勢,根本不符合事實。香港在金融市場面對各方面的競爭,美國市場盡一切力量搶香港的生意,不單止接受利潤擁有實體,更接受同股不同權。新加坡股市最近也改例,接受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事實上美國和新加坡都把保障投資者放在腦後,接受上市公司大股東無良的要求,踐踏小股東利益。在國際市場激烈競爭情況下,搶生意是各國交易所的首要目標,保障小投資者成為犠牲品。 很多時要在環球金融市場爭一席位,道德,保障投資者利益,往往不是決策者關心的主要考慮。香港金融市場仍然由證監主導,李小加也明確表示,證監是香港交易所的大老闆。在這情況下,香港的競爭力只會拾級而下。佔有道德高地的結果,是失去市場。到底香港要維持清高,還要是和美國及新加坡搶生意,這要由最高領導層決定。 Raging Bull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

香港競爭力下跌

最近多個國際組織發表多份評級,香港在國際競爭力都有所下跌。首先是按一份國際報告,香港在國際經濟體的競爭力下跌兩位,跌至第九位。另一份報告是國際金融中心的評級,倫敦第一,紐約第二,新加坡僅勝香港排第三,而香港則排第四。這不是第一次香港的競爭力,或金融中心地位下跌。去年按中國一份報告,對中國主要城市競爭力的評級,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都排第一,可是2015年深圳已經超過香港成為中國最具競爭力的城市。 對一直自大的香港人來說,最近國際報告是當頭棒喝。在回歸前香港整體經濟是中國的25%,可以說是舉足輕重。但到最近香港本地經濟規模,佔中國整體經濟還不到3%。不但止,深圳市的生產總值在2016年已經高過香港。為什麼回歸19年,香港相對內地,尤其是深圳,一直退步。不單止香港高官,經濟學家,一般市民都想知道其落後的理由。最近週末去深圳了解一下深圳實況,希望能了解真相。 在1997年回歸時代,深圳的人口還少過香港,整體經濟遠遠比不上香港。深圳股市比起上海沒有競爭力,一些大型國企都在上海上市。在深圳上市的都是一些三四線股,深圳成交淡靜,那時有人認為深圳股市若不和香港合併,一定會消滅。當時深圳交易所主動和香港交易所聯絡,希望能達成某方面的合併或者合作,以免被上海吞併或淘汰。當時深圳經濟也走下坡,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已經被其他地區追上,也沒有什麼特別及優勢。當時深圳向香港提出,希望香港投資高新科技特區,幫助深圳發展新經濟。但當時香港政府對深圳提出的經濟合作反應冷淡,結果只達成了一個協議。就是香港大學醫學院在深圳成立醫院,在深圳成立一個香港管理的醫院。香港在深圳唯一的投資卻是一場災難,香港大學投資了三億元興建醫院,第一年就虧了一億元,連年嚴重虧損,而且還看不到扭虧轉盈的一日。 近20年來深圳發展一日千里,人口從約6百萬大幅增加至1780萬元,深圳基本上把城市規模加大兩倍,若不多是19年內建立了兩個香港。單有人口是沒有用,一定要有工商業提供幾百萬個職位才能從全國吸引到人材來深圳定居。深圳從貿易,運輸及港口,發展高新科技及製造業。互聯網產業為深圳帶來深遠貢獻,騰訊,百度,阿里巴巴等在深圳都有重大投資。在通訊方面華為及中興是行業的表表者,是世界級領導者。再加上平安保險在深圳發展互聯網金融,令到深圳成為互聯金融產業的領導者。在十多年內,深圳已經是幾間世界級企業的總部。深圳股市近年已經發展成為,中國創新產業及科技股的首要股市,成交量多過香港幾倍。 為了容納人口增加,及產業的發展。深圳政府過去十幾年投資了超過兩萬億元基建。興建了16條地鐵線,幾十線高速公路,及為近一千萬人興建住宅。本來深圳市區只是南部的羅湖,福田,蛇口,及鹽田等。山區以北完全未發展,最近十年主力發展北部的寶安,龍華,坪山等區。興建工業區讓居民找到工作,興建地鐵及公路令到居民可以上班,最後要興建住宅讓市民安居。當然配套設施例如學校,醫院,公園等也不可缺。 作為一個香港市民不禁問,為什麼深圳政府工作效率遠高過香港,在十幾年內興建了兩個香港,為一千萬人安居。而香港到今仍然沒有辦法解決三十萬個公屋輪候的居所。深圳的南山區現已經成為深圳金融中心,人均產值已經超過香港。在基建及住房方面,真希望香港有深圳的效率。香港市民自己認為香港優勢,已經漸漸失去。如果香港仍然只知走着舊路,恐怕很快就會被邊緣化。 Raging Bull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

超寬鬆貨幣政策的功效

八月初曾經撰文討論美國聯儲局自2008年實施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一面大量印鈔票,一面把利率降到接近零。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大量借錢,七年內美國聯邦政府負債增加了10萬億美元,成功扭轉美國經濟下行的趨勢。美國是發達國家中第一個成功擺脫衰退的主要經濟體。美國成功的貨幣政策,令到歐盟及日本爭相學習。歐盟兩年前推出負利率來刺激經濟,而日本則在今年推出負利率。歐洲和日本東施效頻,卻有不同的效果。

淺解剪刀差

剪刀差是指M1同M2的年增幅持續擴大,據央行解釋這現象揭示貨幣政策無法驅使資金流入實體經濟進行投資(其實較常用的指標是M2/GDP)。為何剪刀差能揭示此現象,應該由M0、M1同M2開始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