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係「當撈侵」惹禍?咪當大家係老襯!

%e5%94%94%e5%a5%bd%e6%94%9e%e6%88%91%e5%81%9a%e5%8a%8f%e7%ae%ad%e7%89%8c%ef%bc%81-2

我地翻開上市公司年報,管理層最鍾意講今年環球經濟經濟放緩云云,下刪三千字。通常,口痕友都會揾到位入,質疑這些公司沒有檢視自己的營業策略,卻亂找藉口,甚麼都扣上宏觀經濟。但大家多數都會收貨,因為「基本因素」呀嘛,今年上半年,大家都係得過坐字,生意靜過鬼,明嘅明嘅。我地行多幾個街口,各國央行官僚就無限放大近期 Donald Trump 當選美國總統,搞亂世界。最新例子就係金管局表示因為阿侵做咗新辦事人,震散債市,令外匯基金債券投票收益下跌。呢啲就係「微觀商業撈亂宏觀經濟、宏觀商業撈亂微觀經濟」,唔識就嚇死,識就笑死。

債市危機湧現唔係新鮮事,要追究上嚟,真係可以將時鐘撥番去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簡而言之,有兩個point:第一,債市一早就已經被扭曲,成為各國央行放水交數、人人避險入市的逃生門。第二,全球低增長的基本局面沒有改變,反而惡化。

金管局將焦點放喺美債,其實錯唔哂,原因?四個字:聯繫匯率。但恐怕美國國內的情緒或者某人當選總統對美債的影響,應該仲細過其他因素。何解呢?

以前放水救經濟,就真係開printer 狂印。十幾年前,就係央行直接影響銀行隔夜借貸利率,再間接影響市場利率,不過呢一招好快就被人睇穿。

宜家最新的放水模式,就係央行入市買公債、買大企業債、又要買埋ETF 入市,目的係要大包圍,營造財資需求殷切的景氣,鼓勵銀行降低借貸息率,加大向私人部門放款,振興經濟。喺日本,佢地叫做QQE,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easing,因為另一個政策目標係間接穩定(aka推低) 日圓匯率,吸引國外資金回流。不過,日圓升勢壓力極大,日央行如意算盤已經打唔響了。

大西洋另一邊,歐洲方面要求比較特別,例如:歐洲央行唔可以持有某國已發行的公債總發行量的三分之一,買債規模又要符合該國的經濟規模。

結果市面上某啲公債,例如:德債,係比人搶貴哂,價格同債息成反比,所以債息跌至零,甚至穿零,進入負利率時代。某啲公債,送比你都無人要,歐洲南北分裂更加白熱化。

如是者,債市回報低係理所當然。不過回報低都唔係大問題,最大問題係央行聯同各地游資海量入市,隻船就會愈開愈慢,突然有一日,有人大量拋售債券,價格急跌,爆煲,債息抽高夾死債仔。管理龐大債券資產的央行就double loss 了。

債券原本的概念,係透過定期分派利息,為企業同政府融資,一樣都係反映對前景有幾大信心。頭先我地好簡單咁講咗財務上的操作,再睇番現實,全球低增長的基本局面無改變,仲有惡化。

好啦,企業不願投資,債券數據反映唔到企業將來表現,又被扭曲成避險工具;而企業囤積大量現金,惟有迫管理層派息囉,所以債市跑輸其他產品,係可以理解,唔係好關Donald Trump 事。

公債為政治服務就更加唔係新鮮事,你唔係以為官僚會即刻同你大量基建上馬,自製回報呀嘛?仲要怕佢超支,造成財政危機,insolvency,社會撕裂,大家都輸。

所以咁睇,正路就應該減持債券產品,改為買具有穩定回報的股票同資產。過去半年,房托同埋公用股看俏,就係呢個道理,股票當債券也。放喺香港呢種特殊環境,資金喺股匯債金揾唔到出路,磗頭就係last resort,大氣候有債市泡沫,小氣候有樓市泡沫﹐音樂椅始終會停止轉動。所以呢,央行係應該宏觀咁理解「息口」點影響香港云云,而唔係下下都攞「當撈侵」做擋箭牌,當大家係老襯。顯然,呢啲係好基本的因素,好宏觀的因素,大家就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森林宜家火燭啦,你仲望住兜盆景?兜花旗盆景用嚟呃like 咋!

徐意港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