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尊敬 永不言敗的工業家

(圖片來自文匯報)

(圖片來自文匯報)

最近彭博一位記者訪問我,有關一些股票上市後,在毫無基本因素支持下,急升幾十倍的神仙股。這些股份絕大部份都是全配售的創業板股,這些驚人表現,都是因為創業板容許上市公司以全配售上市,令到股價集中於少數人手上。街貨幾乎是零,貨緣歸邊,莊家可以任意把股價操上。今年新股表現最驚人的一定是今年4月12日上市的創業板建築股聯旺集團(8217),上市配售價是$0.26。上市日開市價是$2.00,是上市價的7.7倍。上市第一天,最高升至$4.80,上市價的18.5倍。股價完全離地,挑戰地心吸力,在9月2日,升至歷史高位$19。聯旺只不過是一間小型建築公司,裁至2016年3月31日財政年度,純利是839萬元,公司淨資產值是2709萬元。最近的股價是$18.50,以這個價計算,聯旺的市盈率約為2000倍,市值為200億元,市帳率達到740倍。

聯旺上市驚人的表現及的令人震驚數字吸引到彭博的注意。按彭博的總計,聯旺是過去四年內,全球上市後表現最好的股票,以最高股價計、累積升幅達到72倍。以最近股價計,累積升幅也有64倍。這絕對不是香港引以為榮的股票,反而聯旺火箭式的上升,反映市場監管有漏洞,令到有人可以基本上把股票圍起來,達到完全操控的目標。聯旺的買賣差價高達10元,而且買賣兩邊只有一至兩個牌,完全是一個被人操控的股票。聯旺建立一個極壞榜樣,一間只有8百萬盈利的建築公司可以炒到200億市值,遠遠多過做正常生意。難怪社會資金流向炒股,而沒有人做實業。一些業務只用來啤殼,一上市就炒到一百億元,那會有人做實業。

在這黑暗的金融世界,最近竟然遇上一位,值得尊敬,永不言敗的工業家。她就是飛達帽業(1100)副主席、行政總裁——顏寶鈴女士。第一次見顏女士是遠在2000年,由公關公司安排去參觀飛達在深圳的廠。顏女士非常健談,一開口就停不了,我亦受到她對工作的投入和熱誠感染。飛達當時已經是中國最大的生產運動帽的工廠,隨着幾年集團擴展到零售業務。到2006年集團引入美國公司DPM作為集團美國的銷售代理,怎知這是噩夢的開始。DPM沒有覆行在美國接單的責任,令到集團陷入困境。飛達在2008及2009年度錄得虧損,結束DPM 合約後,集團又面對另一個問題。由2007年開始廣東省政府實行騰籠換鳥,把工資每年提升15%,令到勞工密集的行業失去競爭力。集團2012年及2013年的盈利亦因此大幅下跌,但顏女士不肯放棄。2013年顏女士跑到去孟加拉,和當地商人合作建廠。在孟加拉首都以北50公里,買入8萬平方米地,建廠及培訓當地工人。花了三年的心血,飛達孟加拉的加工廠終於開花結果,全面投產。現在孟加拉廠有約三千工人,每月產量達到180萬件;深圳廠仍有1500工人,每月達量達到130萬件。未來幾年,孟加拉廠工人會增加到一萬人,屆時集團銷售可以大幅提升。值得注意的是顏女士永不放棄,也不肯賣在深圳的廠地,有人出六億元人民幣也不動心;也不考慮賣殼,現時殼價可以達到6億元。這樣100%付出的工業家,實在難能可貴。

Raging Bull
(原文刊於全民媒體網頁)